探访苹果代工厂(上海昌硕)工人居住地:来这打工就为找媳妇

 二维码 4363

在美国,全球最大的科技公司苹果正在为明星产品iPhone的十周年生日精心准备;在万里之外的大洋彼岸,中国的代工厂们已经逐渐开足马力,生产最新款的iPhone手机,而这些手机将作为苹果送给全球消费者的生日礼物。

坐标来到中国上海,南汇,火箭村。这个村子的历史已有数十年,据当地村民介绍,1958年人民公社大生产时成立了一支“火箭突击队”,后来开展行政村改革,“火箭”这一名字一直沿用至今。如今偏居上海浦东新区一隅的村里历经岁月流转,早已显得斑驳沉寂。随着2004年苹果代工厂之一的昌硕科技在附近建厂,新一代的年轻“突击队”接过接力棒,来自全国的年轻人集聚在这个村庄,他们在这里求生存,也试图在这里生活。

此刻大洋彼岸的苹果公司的热闹与他们似乎毫无关联,即便是在新iPhone发行前夕,他们的生活依旧,偶尔充斥着对未来的迷茫。

昔日火箭村 今日“昌硕生活区”

从昌硕科技(上海)有限公司大门口出发,沿着秀沿路直行大约500米能看到几间年代已久的房屋,向左拐就是火箭村的东入口。一面墙上贴着小小的“火箭村”的字样,时在晌午,村口杳无一人,只停放了几辆汽车和面包车。

这些车的主人都来自外地,“河南、湖北、江苏、四川等地都有,”村民老赵介绍说:“附近的昌硕工厂有几万名工人,他们需要吃穿住用,许多外地人都赶来这里开饭店、开旅馆,做起各式各样的生意。”

河南的郑师傅2016年初来到火箭村开了一家“惠众菜馆”,每天下午5:30开始,陆陆续续就有昌硕工厂的下班员工到这里吃饭,一天大约有100多人,平均消费十几块。由于市口不佳,而且新开张的饭店越来越多,一到夜晚,还有各种烧烤小摊驻扎在路边,郑师傅的餐馆生意不如以往,但夜晚的火箭村却比以前更显热闹。

目前,村庄里有100多户“本地人”,但只有少数本地人还住在此地,这里的老宅便腾出来给昌硕公司的员工租用,按照房屋面积大小,一个月收取600元~1000元不等的租金。一个月前从江苏盐城来到昌硕公司的于勇就租住在火箭村,他和刚认识的小张一起租了一间大约8平方米的小屋,一个月650元,水电费另算。


而像他这样的情况在火箭村并不少见,据老赵介绍,现在村里80%住的都是昌硕工厂的工人,他们来自五湖四海,不愿住在集体宿舍,这一间又一间低矮的房屋便成为他们栖身的“家园”,火箭村也因此打上鲜明的昌硕印记,村里村外的墙面上都醒目地写着“昌硕面试集合点”或在电子显示屏上打出“昌硕临时工直招处”的字样。

夜色中的另一种生活

如今聚集在火箭村的大多是在昌硕工作的年轻厂工。在这样一个城中村,寂寞往往很难排解。

晚上8点,秀沿路上昌硕科技的门口人来人往,安检门前的员工进进出出,正是白班和夜班的交替时间,也是一天当中昌硕最为热闹的时刻。年轻的男男女女从那几扇门出来,又从那几扇门进去,街灯照耀的马路上,他们有说有笑,提袋夹包,开启了一天之中的另一番生活。


在慈桥路上距离火箭村东入口约300米处有一个繁华的“夜市”,集聚着全国各地的小吃、饭馆、生活家居店和手机卖场等,每晚7:00开始,这里便人潮涌动,昌硕工厂里的员工纷纷挤进夜市吃饭、逛街、购物、谈心或者约会。年轻的男男女女结伴相行让彼此的生活多了一份青春的悸动。

于勇,是刚来昌硕刚满一个月的普通员工。来到昌硕之前,在无锡一家汽车配件厂工作,因为和女朋友分手,他就到昌硕应聘,现在负责手机外观检查,他说,iPhone 7s和iPhone 7s Plus已经相继投入生产,工作也格外忙碌。让人意外的是,他喜欢加班,因为加班才有更多的收入。这段时间,于勇会认真思考婚姻大事。1990年出生的他,按照江苏老家的习俗算法,已经29岁,但至今单身,他希望能在昌硕交往一个心仪合适的女孩。

面试之前,他就听说过昌硕里的员工构成,年轻的男男女女较多,不少人来此工作除了谋生也为了找对象,他还记得培训的第一天,培训老师打趣地问他们“来昌硕找男女朋友的请举手”,不料很多男生都举起手来。

2015年来到昌硕的李杰(化名),已经成功实现了最初的期许。已经工作快两年,算是昌硕的资深员工,尽管目前的工作还不尽如人意,但有一点让他感激的是,自己在昌硕遇到了现任女友甘肃女孩王丽(化名),现在他们在火箭村租了一间房子过起了幸福的二人世界。

排遣寂寞的另一法宝:网吧

除了夜市,年轻人排解寂寞的另一个方法,就是去网吧打游戏。在火箭村的弄堂巷道,网吧招牌随处可见:龙馨网咖、黑客网咖、兄弟网咖、后街网咖、蓝天网咖、火箭网咖等,共计不下二十家。

这些网咖和住宿挨得很近,经营者既有本地人也有外来客,他们一边出租房屋给昌硕员工,另一方面也为他们利用他们的娱乐“需求”赚钱。因为村里的娱乐消遣方式少,网吧业在这里格外发达。

李阿姨坐在屋前的太阳下发呆,每到中午她都在门前晒晒太阳,如果有人来上网她就起身接待,但多数都是熟人或者直接就是租住在她家里的小伙。她是上海人,去年刚刚退休,由于闲着无事,儿子就开了一家网吧让她打理,机房不大,有24台电脑,上网一小时2块钱,包夜10元,在整个火箭村,网吧包夜上网都是10块钱,这是默认的“行规”。

在白天,上网的人很少,李阿姨家的24台电脑,只有5台在“工作”。小李是其中一位客人,他也是李阿姨家的一名房客,今年20岁,去年12月来到昌硕成为一名流水线的作业员。上夜班的白天他要么窝在屋里睡觉,睡不着就来网吧打游戏。“既消磨时光也寻找乐趣,”小李说打游戏能给他带来一丝快感。

除了火箭村里的年轻员工,每天来昌硕应聘的年轻人也是网吧的主要客流,在面试的几天时间,许多年轻人为了省钱,会选择来到网吧过夜,10块钱过一晚,还能打游戏。

难掩对未来的迷茫

在火箭村的出租房里睡了大半个白天的朱云翔(化名)将小米4s揣进衣兜,戴着耳机潇洒地走到昌硕公司的大门口,他将工卡往安检门上一刷,“滴”的一声响,门开了,他走了进去,八点半要开始上夜班,他往往提前二十分钟来到公司做准备。

朱云翔今年22岁,来自河南开封,去年10月来到昌硕5厂成为一名流水线工人,主要负责检测手机的麦克风和喇叭,检测通话是否正常,喇叭是否有杂音。对他来说,工作并不累,难度也不大,只是比较枯燥,而且工资也不高。上个月他税后到手只有2600元,这个月他估计也不到3000元。

今年开年过后,他原来所在的试产过新iPhone的5厂某科被关停,他从5厂调到了7厂,职工等级也从“二职”降到了“一职”,朱云翔为此感到郁闷。

眼下他正准备离职,他说,昌硕淡季的收入维持生计都有困难,加上严苛的管理,繁琐的上班流程,让他对代工厂的工作失去希望。

Copyright ??2018

上海昌硕招聘|上海华硕电脑招聘|上海大硕

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

 上海总部:上海市浦东新区秀沿路(周浦康桥工业园区)

网站备案(国家工信部):沪ICP备17011195号